分享到:

关中炒股村:必看新闻联播 股市间隙干农活

2015年7月27日 上午10:26

一条11公里的狭窄山路,将咸阳兴平市区和一座“黄土塬”连接起来。开车上塬,路很陡,起起伏伏,像极了股市中那些红红绿绿的K线图。早在2007年那个大牛市开始时,这里的村民便陆续进入股市。这个有着“炒股村”之称的关中农村,从此驰名全国。尤其是在经历了今年6月的股市大震荡之后,这个小村庄受到的冲击,再次引发媒体关注。

赔赔赚赚不说,8年股市征战,他们各自的酸甜苦辣背后,都有哪些故事?近日,记者前往探访,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南留村。

现象一全村很少有人打麻将

这天是7月23日,大暑。当天沪指上涨近百点,自6月底股市大幅震荡以来,再次站上4100点。

出现在王丽家的小卖部时,南兴牢已经把3只股票加了仓。“今天早上开盘时,沪深股市虽有震荡,但问题不大。”他乐呵呵地掀起塑料(8835,-365.00,-3.97%)门帘,在一台落满灰尘的国产电脑前,坐了下来。

“小暑不算热,大暑正伏天,看来股市也要跟着天气一样火一把。”他把手里拎着的塑料茶壶,放在电脑跟前,点了一根烟,用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,气场十足。

作为全村年龄最大的股民,65岁的南兴牢最引以为豪的身份是“南老师”。他有40多年教龄,桃李满天下。退休后,种了7亩苹果。每天早上7点起床,和老伴一起下地干活,吃过午饭,再睡个午觉,喝茶、散步、看报纸。

风平浪静的生活,被股市打破了。“要在9点半开盘前,结束劳动,回来看盘,所以我起床时间就提前了,早上5点,必须起来。”

2014年以前,这个退休教师对股市一无所知。他甚至不会使用智能手机,不会上网。在同村几个中年人的带领下,他把10多万元积蓄悉数投进股市。

看盘的地方,一般会有两个,一是村支书南栋梁的家,二是王丽的小卖铺。南栋梁是他的堂侄,也是村里“股神”级的人物。他家客厅那台49英寸的电视屏幕,成为村里股民们关注的焦点。42岁的王丽,则因一条“农妇炒股赚12万”的新闻而远近闻名。在这两个人面前,爱说教人、有些清高的南兴牢,彻底当起了一名学生,“不懂就问,虚心学习,耐心消化。”

 

“我觉得我们村的风气很正,你可以看看,全村很少有人打麻将。”南兴牢说,一些媒体的有意渲染和抹黑,让外界对南留村误会很深,“谁会把炒股当饭吃呢?炒股的人没有不种地的。”

以前,天热或农闲时,南兴牢“就想打个牌”。如今大家忙着炒股,“麻将桌都没人去了”。只要股市开市,村民就早早来看股票行情,简直就和城里的上班族一样,周末再干农活,“看盘就是上班。”

 现象二每家必看《新闻联播》

一年过去,在老师的指点下,满头白发的南兴牢进步不小,下单、割肉、翻盘、跳水……这些难懂的术语,他张口就来。

看见“南老师”来了,王丽从小卖铺中的一个小屋里走出来,拉了个小板凳,凑到跟前。

提起赚了12万元的事,王丽有些不自然地笑,但丝毫掩饰不住她的喜悦。“赶上牛市了,运气好而已,没那么夸张。”她轻描淡写地说。坐在一旁的南兴牢插了句话,“她的底气足着呢,上个月给儿子也开了户。”

从2010年入市至今,她每晚必看《新闻联播》,还长期关注着两个地方台的财经频道。

看《新闻联播》,是村里人每晚雷打不动的习惯,大多数人想从中分析股票涨跌。去年8月,村里每天都有新股民入市,新开户50多人。

现象三对国家大事说得头头是道

“全村800多户人,炒股的就有近200户,这些信息要互通,所以家家户户都看,不炒股的也看,给炒股的亲戚们提点意见。”王丽说,村里最热闹的时候,就是每天股市开盘的4个小时,以及每晚7点的《新闻联播》,对每天发生的国家大事,大家都能说得头头是道。

村干部刘建安告诉记者,早在上世纪90年代,南留村就以“回收家电”而闻名,村民们很善于做生意,有经济头脑,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,远远高于普通农民。

45岁的刘引航是村里的第一批股民。他不像其他村民都是跟风买股,他有着自己的研究、思考和判断,总是另辟蹊径,影响了不少股民的选择。不少股民都跟随他买股票。

“要说收获,钱是次要的,关键是学到不少知识。”入市前,刘引航在兴平市做小买卖,虽说闯东闯西见识不少,但从没有关心过国家大事。“咱就是一个农民,生意好做了做生意,不好做了就回家种地。”

因为对股市一窍不通,刚进去,他赔了很多。后来,他开始留意国家政策变化、经济产业动向。“要注意看领导人最近去了哪儿,国家有哪些新的政策,每年政府的工作报告中,哪些是重点强调的。”

早在“6·26股市大跌”前,刘引航就将几只“不看好”的股票紧急出手,顺利度过了震荡期。“过去投机炒作过度,催生了大量泡沫风险,所以股市急升急跌。”这个脸色黝黑、头发油腻的中年人一本正经地说,牛市熊市,就像农民种庄稼,要相信市场,要理性,急不得。

现象四家家户户都通互联网

南留村在兴平市西北角,4000多村民。对大部分村民来说,苹果还是主要收入来源。刘建安说,其实炒股也是关心农业政策,大伙儿农闲时才看盘,主业还是干农活,何况现在大部分人炒股都赚着钱呢。

在村里卖化肥的刘联国对这种看法深有体会。“农民的思想要尽量跟着国家政策走,我几年前卖化肥,就是因为国家政策。现在炒股,说白了也是炒政策”。

刘联国是2010年入市的,因为靠近村委会,他家中的二层楼,每天都聚集着十多位股民。在他看来,炒股不光改变了村民的生活方式,而且对他做生意还有所促进。

他举了一个例子,很多农村人在农闲时打麻将,有人为了输赢,争得面红耳赤,“炒股可不是打麻将,不是说把你的钱挣走了,装在我的兜里,你挣得再多,也不是挣村民们的钱,大家没必要藏着掖着。如果大家都投钱了,人气也就旺了,都能挣钱,和气生财。”

因为股民多,南留村几乎家家户户都通了互联网。为此,西安一家证券公司还上门服务,在村里设点办理股票交易证。“每天都在想哪个行业可以挣到钱,如何运用互联网技术给自己增加收益。”

下午3点,当天的股市收盘。南兴牢从小卖部走了出来,伸了伸腰,长出一口气。“要说经验吧,永远要跟着国家的政策走,”他拍着大腿说,“千万不能贪心,理性非常重要。”说完,自己也笑了。

(信息来源:中国新闻网)
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
网友留言已有0条评论

你可以成为第一个留言的

留言

 



 
 
 
扫一扫,有“金”喜
读懂福州金融 洞悉投资理财